當地時間11月28日,日本東京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街頭向民眾發表演講,希望民眾繼續支持自民黨候選人。
  中新網12月23日電 題:年終策劃:“修憲DNA”驅使安倍政治豪賭
  作者:李季 程蘭艷 吳倩
  2014年11月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人意料解散國會眾院,提前大選。近一個月後,他帶領自民、公明執政聯盟贏得大選勝利。縱觀2014年,“賭”成為安倍執政的關鍵字。隨著光環及豪情逐漸散去,為延續政治生命,他不得不鋌而走險,在內外經政等領域頻下賭註,以期延長執政周期。
  籌碼:“安倍經濟學”
  2012年安倍二度上臺伊始,重磅推出“安倍經濟學”。他提出一整套改革方案,計劃給陷入“失去20年”的日本社會註入一劑“強心針”,也給民眾畫了一張“大餅”。
  安倍當時承諾,將通過寬鬆的貨幣政策、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,重振日本經濟。這一帶有強烈個人色彩的經濟學,被形象地比喻為安倍射出的“三支箭”。
  “第一支箭”是日本央行實施的異次元貨幣寬鬆帶動日元貶值、股價上揚;“第二支箭”則是擴大公共事業刺激地方經濟。但經過時間檢驗,這前兩支箭均未能輓救日本經濟的持續性衰退。
  今年6月24日,安倍又披露了經濟“第三箭”,即一攬子經濟改革方案,含稅收、投資、農業改革系列措施,寄望以此提高經濟潛在增長率。該消息一齣台即引發輿論嘩然,業內認為,“第三支箭”大部分措施早已過時,並迴避了深層次結構性問題。安倍的此次改革不著邊際,遠離標靶。
  日本內閣府12月8日公佈了第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(GDP)修正值,下調了初值,換算成年率下降1.9%,凸顯了日本經濟缺乏增長動力的狀況。個人消費和企業設備投資均缺乏強勁勢頭,GDP時隔5年再次出現負增長的概率極大。
  “安倍經濟學讓日本經濟進入到了新一輪失落中。”不單單是日本共產黨志位和夫委員長這樣說,對經濟非常熟悉的民主黨總裁海江田萬里也這樣看。
  賭註:政治生命
  “安倍經濟學”的泡沫迅速被戳破,使安倍更加專註於“權力游戲”,以期擺脫負面影響,延續政治生命。11月中旬,安倍宣佈解散眾院提前進行大選,被輿論解讀為一場“豪賭”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在本次解散眾院的時機選擇上,安倍卻發揮出了高明的政治手腕:
  首先,通過“重啟”政權,有助於安倍封殺近期不斷發酵的閣僚醜聞,逃脫在野黨進一步追責;其次,彼時在野黨一盤散沙,倉促迎戰難以形成狙擊自民黨的合力;最後,2015年安倍面臨著統一地方選舉、核電重啟、集體自衛權相關法案審議等多個敏感日程,提前完成大選,或將消除安倍繼續“暴走”的後顧之憂。
  曾有知情者套用當年美國總統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講的名句,諷刺這是“安倍發起的、為了安倍的、安倍自己的”大選,可謂精準。安倍不僅賭眾院選舉成功,還賭兩年後的大選連任,這樣他不僅是“三連勝”,任期還有望超過小泉純一郎,打破紀錄。
  安倍的這一次賭局,也確實贏了個盆滿缽滿。在超低投票率、對手準備不充分的情況下,安倍帶領自公兩黨獲得了足以發起修憲動議的三分之二以上席位,大獲全勝。毫無疑問,拿下眾院選舉讓安倍在明年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連任籌碼增大,長期執政正變為現實。
  共同社分析認為,很多選民以“至少比別人強”的排除法來投票,選舉結果並不意味著選民的無條件認可。對於安倍政權來說,日本曠日持久的老大難問題不會隨著選戰勝利而消失,政治不是游戲,賭博也是在玩火。
  底牌:修憲夙願
  中國日本史學會副主任、北大教授王新生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,形容安倍為“理想型的保守主義者”。他認為,安倍的執政理念與其外祖父岸信介相似。作為日本前首相,岸信介曾致力於讓日本恢復二戰前聲譽,為此一直試圖修改和平憲法。
  王新生指出,安倍的最終目的是要把日本變成一個“正常”國家,有軍隊、有自己的防衛力量。外交學院教授周永生也認為,安倍骨子裡帶有“修憲DNA”,他的堅持具有家族繼承性。其本人不止一次表明將修憲視為“使命”,將在這條道路上不懈努力,動搖不戰誓言。
  但安倍需要面對的現實是,修改憲法必須得到眾參兩院各三分之二以上贊成,並獲得國民認可。在目前暫時無法修憲的情況下,安倍借助變更憲法解釋來解禁集體自衛權,妄圖實現“擴軍夢”。這一做法引發日本民眾批評,甚至有國民不惜以自焚等極端方式抗議。安倍內閣的支持率也跌至2012年執政以來的最低谷——42%。
  最新輿論調查顯示,有關解禁集體自衛權等安倍政府的安保政策,55.1%的受訪者表示“不支持”,大大超過表示“支持”的33.6%。對於“梅開三度”的安倍來說,未來的執政道路上還有堆積如山的難題亟待解決。
  再次開牌:日本何去何從
  周永生認為,無論是安保法案還是修憲,都勢必會引起政見分歧。安倍政權因顧及到公明黨的慎重態度,此前已將完善安保法案推遲到了明年4月統一地方選舉以後。要想在2015年春季將相關法案提交國會,自民黨首先面臨著如何與公明黨協調的課題。
  更為重要的是,作為第二次安倍政權標誌的“安倍經濟學”後勁乏力、疲態盡顯。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呂耀東認為,在下一階段的執政中,能否重振經濟並擺脫通縮將成為最大考驗。2017年4月日本將進一步提高消費稅稅率,這意味著安倍政府必須率先解決工資的上漲和家庭收入的增加,並拉動陷入低迷的消費。
  除此之外,明年,如何與中、韓兩國改善關係成為日本外交與安全保障政策的當務之急。王新生指出,為走出經濟困境,安倍政府今後很可能對中韓“示好”。日美關係方面,自民黨的候選人在沖繩縣的4個選區全部落敗,再次表明沖繩民眾強烈反對美軍普天間機場搬遷方案,日美關係未來是否會因此而出現裂痕仍未可知。
  新的佈局已經展開,深受經濟所累,內政外交均面臨重大考驗的日本,將在安倍的帶領下走向何處,還需拭目以待。
  大選落幕後的首場記者會上,安倍表現平靜。他強調,不會改變優先經濟的方針,但與此同時,修改憲法是自民黨建黨以來的“夙願”,會為此不懈努力。“我將毫不動搖地沿著這條道路走下去”,安倍說。(完)  (原標題:年終策劃:“修憲DNA”驅使安倍政治豪賭)
創作者介紹

MoViE

dl14dlgzx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